你别皱眉,你最珍贵。
Arashi团饭紫+红。
英语狗。神夏。HP。1D。
女皇。剑三咩坐标念破。「凡」

我的小润,入社22周年おめでとう

距离上一次庆祝入社日已经一年。一年以来,学习了日语,也算是有好好地实现当初的愿望。

大好きだよ。

学办门口的樱花没来得及全开就经历了暴雨,稀稀疏疏的快要消失不见,叶子日渐蓬勃茂盛。图书馆门前的晚樱倒是带着点招摇的意味开始吸引目光。

甜甜的歌,果然是春天听着更甜啊。

甜到选择性暂时遗忘那么那么多烦人的事。

半年前的一条打卡博客都被屏蔽

我说盲人艺术家MJ

有哪里不对吗(?

AAA的《恋音と雨空》

秋雨的声音零零落落,像按下了什么开关,啪的一声把天空拉暗

想知道你那边的天气,想知道你最近累不累,想知道你是不是依然吃不好饭

可是我不敢问

并不是一句很美好的歌词
但是代入感有点强
看了眼包包里的海誓山盟,看了眼纯阳技能栏的八荒归元六合独尊

《思凡》

饭爱豆追剧玩游戏嗑cp,潇洒得好好的

为什么就

喜欢上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呢?

小仙女一点都不酷了。

He's not that into you.

Maybe you're not that into him, either.

从以前到现在无论是作为当事人还是旁观者,都并不喜欢看到人因为“片思い”而自说自话。是独角戏,是顾影自怜,无人理睬,感动了自己打动不了心上人。生活并不是纯爱剧。

清楚地知道先喜欢上的那个人会容易陷入自卑。还容易自我暗示。

然而现在很绝望无力地发现自己时隔多年又要陷入这样俗气的境地。

一点都不酷。很生气。明明什么都没在想,但是别的什么都想不了了。

输得有够彻底,不过转头一想本就没有什么博弈所以并无输赢之分吧。

扰人心神的很沉重的负担,现在看来一时半会儿还卸不掉。

糟糕情书

1990年,旅行者1号于距地球64亿公里处最后一次回望母星,拍摄下一张照片。仔细看它,会看到一个小点。我们物种历史上的所有所有,都发生在这颗悬浮在太阳光中的尘埃上。

极其虚无又无比真实。我习惯逃避,便不去想令人心慌的虚无,只愿看这真实,为真切的存在哭和笑。

松本润是真切的存在之一。

在同一个时代生活于这颗尘埃上,也算是轨迹曾经重叠。相隔天堑,不觉遥远。很喜欢他,喜欢的理由很多。而最重要的一个是,因为他是松本润,是美好本身。

「这贫瘠人生 忽然似熔岩

   沸腾着无由的热恋 而那明灭的瞬间

   照亮不可...

An Encounter in Venice

着正装的他牵着女士的手走下铺着红毯的台阶。从容不迫,礼仪周正。眼波流转,熠熠生辉。带着上世纪的风情,是绅士是王子。

想在威尼斯的假面舞会上遇见他,面具下是含情的眉目,是噙笑的嘴角,是贵族的矜傲。

月光倾泄下来,与中世纪时并无二差,他是书中走出的天神,踱着步在街角转身,背影便隐没在夜色里。只留了似有若无的怅然在追随者心中。

肤浅至死的比喻,造不出横穿世界的双翼,让我得以乘风去悄悄看他一眼。

他眨了眨眼,我便捱过三万余年。

1996.8.15~2017.8.15  入社21周年おめでとう
祈愿健康祈愿幸福,祈愿宝石箱般的笑颜常在

彼の笑顔が、嵐の温度

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一下就被唱着friendship的元气拔哥戳中泪点,大概是他的温柔美好有着太强的感染力
“这人真好真治愈啊”,所以也想说一声,ありがとう

1 2 3 4 5